歡迎光臨南京企業法律服務網!
設為主頁|收藏本站|   致力于南京法律服務第一品牌
法律咨詢服務
合同顯失公平構成要件的實務分析
時間:2015年04月08日信息來源:本站原創點擊:
    根據《合同法》第五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合同當事人可以“訂立合同時顯失公平”為由向法院或仲裁機構申請撤銷合同。然而筆者發現,司法實踐中在具體認定合同顯失公平之標準的問題上存在不同的做法,一方面,以《最高人民法院公報》上刊載的一則案例為代表的法院判決認為顯失公平的合同應當同時符合顯失公平的主觀要件和客觀要件;而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法院認為合同只需符合顯失公平的客觀要件即可被撤銷。本文通過分析若干法院案例,試圖探析司法實踐中對顯失公平合同的認定標準。
  
    顯失公平作為撤銷合同的法定事由,其內涵在1999年《合同法》下并不明確。關于顯失公平的構成要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七十二條有如下規定:  “一方當事人利用優勢或者利用對方沒有經驗,致使雙方的權利義務明顯違反公平、等價有償原則的,可以認定為顯失公平。”然而即便如此,筆者注意到,司法實踐中對于如何認定顯失公平仍然存在不同做法。
  
    刊載于《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7年第2期的“家園公司訴森得瑞公司合同糾紛案”中,家園公司和森得瑞公司簽訂了解除合同協議書,約定解除雙方此前達成的特許經營合同,同時約定特許經營合同解除后,家園公司仍然必須遵守特許經營合同約定的競業禁止和保守商業秘密的義務。家園公司認為該條款顯失公平并向法院請求撤銷該條款。法院判決認為,認定合同顯失公平應從兩個方面考察,一是合同對一方當事人是否明顯不公平,這一點應結合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是否對等、一方獲得的利益或另一方所受損失是否違背法律或者交易習慣等方面綜合衡量;二是合同訂立中一方是否故意利用其優勢或者對方輕率、沒有經驗。所謂利用優勢,是指一方利用其在經濟上或其他方面的優勢地位,使對方難以拒絕對其明顯不利的合同條件;所謂沒有經驗,是指欠缺一般生活經驗或者交易經驗。
  
    從該案的審判思路來看,合同或其條款構成顯失公平應同時符合兩個要件,即學理上所說的主觀要件和客觀要件,主觀要件即“合同訂立中一方故意利用其優勢或者對方輕率、沒有經驗”,客觀要件即“合同對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其中任一要件不滿足的,均不得將合同認定為顯失公平。類似的案例還有刊載于《人民司法•案例》2013年第20期的“霍文紅與JamesAndrew  Gass(蓋世金)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該案中法院同樣根據上述標準從主觀和客觀兩方面分別進行了論證,最終確認案涉合同顯失公平。
  
    雖然上述這類采“二要件說”認定合同顯失公平的案例十分常見,但近年來仍然有部分法院在審判實踐中傾向于以客觀要件為唯一標準,即采“一要件說”來判斷合同是否構成顯失公平,而不再考察一方當事人是否利用其優勢或者對方輕率、沒有經驗。
  
     以某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某國際有限公司訴某國際發展公司服務合同糾紛案”((2008)滬一中民五(商)初字第152號)為例,該案中原告與被告簽訂了一份《獎勵協議》,該協議約定由被告負責將原告購買的某大廈的土地使用權來源由“劃撥”變更為“出讓”,并將變更費用控制在人民幣518萬元以內,原告將變更工作實際產生的總費用與518萬元之差價作為獎勵支付予被告。然而當《獎勵協議》訂立時,市房屋土地資源管理局剛剛公布了《關于納入歸并范圍內原劃撥土地上的住房在房地產登記中有關問題的通知》(滬房地資[2007]333號,以下簡稱“通知”),根據該“通知”的規定,原告購買的某大廈實際上被納入歸并范圍,其土地使用權來源應當被記載為“出讓”,故原告無需繳納土地出讓金即可向登記機關申請辦理變更登記,而登記機關僅收取少額變更手續費。原告由此認為《獎勵協議》顯失公平并向法院申請撤銷該協議。
  
    法院認為,雖然原告沒有證明被告提前獲悉了“通知”從而獲取了相對的信息優勢,但是“通知”使得原告、被告在《獎勵協議》項下所面對的權利義務過于懸殊,客觀上已經造成了當事人之間利益的嚴重失衡,而且這種不合理的結果既超出了正常商業風險所允許的范圍,也違反了等價有償原則,《獎勵協議》實屬顯失公平。該案中,法院僅以合同雙方當事人之間權利義務的重大失衡作為合同顯失公平的依據,似乎并未將“優勢”、“輕率”或“沒有經驗”等主觀因素納入考量范圍。
  
    在另一起“陳某與馮某股權轉讓糾紛上訴案”((2010)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1610號)中,法院在討論案涉合同條款是否構成顯失公平時,以雙方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是否明顯不對等為著眼點進行分析,也沒有考察主觀要件,最終判決撤銷了法院認定為顯失公平的合同條款。
  
    值得注意的是,刊載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3年第1期上的“黃仲華訴劉三明債權人撤銷權糾紛”一案似乎也只采用了客觀要件作為判斷合同顯失公平的標準。該案中原告與被告之間存在勞動雇傭關系,原告訴稱其與被告達成的工傷事故賠償協議中約定的賠償金額明顯低于勞動者應當享受的工傷保險待遇,顯失公平,故請求法院撤銷該協議。法院在判決書明確指出,顯失公平的構成要件為“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明顯不對等;這種不對等違反公平原則,超過了法律允許的限度;不屬于因欺詐、脅迫、乘人之危、惡意串通損害他人利益等原因導致的顯失公平。”似乎法院并沒有將主觀要件納入認定合同顯失公平的考量要素之中。但是筆者注意到,正如法院所認定的,該案處理的并非是簡單的債權債務關系,而是涉及勞動者的生存權益,不能排除法院酌情考慮了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地位、經驗等差別的可能性。因此,似乎不宜從該案得出結論說,法院在認定案涉合同顯失公平時摒棄了主觀要件。認定合同顯失公平究竟應當同時適用主觀要件和客觀要件,還是僅符合客觀要件即可?對這一問題,學界觀點也不盡相同。
  
    崔建遠教授在其所著的《合同法總論》(上卷)(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308頁)中提出,對于顯失公平的合同,應當區分消費者合同和公司之間的商事合同,在消費者合同中,消費者只要能夠舉證證明合同關系失衡,自己處于不利境地,即可主張合同顯失公平。而對合同雙方當事人均為理性且有能力和實力的商人來說,僅僅以合同客觀上產生了權利義務明顯不對等的結果為由主張合同顯失公平不應予以支持。在這個問題上,江平教授和尹田教授在討論一起絲綢空運案件時主張,公司之間簽訂合同,明知合同條款的全貌,卻不提異議地簽署,事后再主張合同顯失公平,不能得到支持。
  
    實際上,上述這種在認定合同顯失公平時應區分消費者合同和商事合同的觀點,在我國部分法院判決中也有所體現。在“某大學科學技術開發公司與某實業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2005)滬二中民四(商)終字第397號)中,某大學科學技術開發公司主張買賣合同中約定的貨物價格過分高于市場價格,合同顯失公平。對此法院認為“某大學科學技術開發公司系在該行業經營達數十年之久的商事主體,并非普通消費者,應合理審慎從事商業活動,即便所購貨物價格較高,亦應承擔相應的商業風險”。該案中,法院將合同當事人識別為區分于普通消費者的有理性的商事主體,賦予商事主體高于一般消費者的審慎義務和風險承受能力,在無其他證據的情況下,法院并沒有僅依據合同客觀上可能存在的不公平而采納當事人主張合同顯失公平的抗辯。
  
    筆者同時注意到,在商事合同領域,與我國顯失公平制度相類似的,國際統一私法協會2010年版的《國際商事合同通則》第3.2.7條規定了重大失衡(Gross  Disparity)制度,即如果一方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合同或其個別條款不正當地對另一方當事人過分有利,則該一方當事人可宣告該合同或該個別條款無效。除其他因素外,應考慮該另一方當事人不公平地利用了對方當事人的依賴、經濟困境或緊急需要,或不公平地利用了對方當事人的缺乏遠見、無知、無經驗或缺乏談判技巧,以及合同的性質和目的。由此可見,《國際商事合同通則》的態度也是采取主觀要件和客觀要件相結合的方法。
  
    筆者認為,顯失公平作為撤銷合同的法定事由之一,其適用應當十分謹慎。首先,從鼓勵交易和維護交易安全的角度考慮,不宜輕易以顯失公平為由撤銷合同。在合同交易頻繁的當下,不適當地否定合同效力,不僅會導致交易成本的增加,而且會使合同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陷入不確定的狀態,不利于促進社會經濟交往和穩定。其次,判斷合同是否顯失公平,原則上應從主觀要件和客觀要件兩個方面來認定。要求主觀要件和客觀要件須同時符合才能確認合同顯失公平,是謹慎適用顯失公平的必然要求。這一點在商事合同糾紛中應尤為注意,商事合同當事人具備必要的商業理性和談判實力,其有能力了解合同項下的利益關系是否均衡,也有能力承受合同利益分配下的風險。如果僅以合同客觀上造成了當事人之間權利義務失衡為由認定合同顯失公平,不僅破壞了現有的交易秩序和交易慣例,也是不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的表現。因此,除非合同確實存在一方當事人“利用其優勢或利用對方沒有經驗”的情形,不宜以客觀要件為單一要件認定合同顯失公平。當然,在一些消費者合同和勞動合同中,出于保護消費者和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可以適當推定消費者和勞動者處于弱勢地位,直接以合同客觀上對消費者和勞動者明顯重大不利認定合同顯失公平。 
幸运农场三全中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