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南京企業法律服務網!
設為主頁|收藏本站|   致力于南京法律服務第一品牌
法律咨詢服務
知識產權的財務應用
時間:2015年02月10日信息來源:本站原創點擊:
   在知識產權的創造、保護、管理和應用這四大方面,對“應用”的含義理解最為寬泛,不同專業領域之間溝通困難,成本高昂。本文擬從財務的角度(financially)就知識產權應用的有關提法進行梳理,以期在基本一致的框架中探討其發展方向。
  一、概念與用語
  知識產權界定了權利人的財產權利,其權利主體即可以是法人也可以是自然人,本文中的論題主要針對廣義的企業法人。
  在反映企業核心信息的財務報表上,知識產權與會計語言的“資產”、“資本”及“無形資產”等概念相關聯。盡管在非會計描述時“資產”與“資本”這兩個詞匯經常互換使用,但嚴格說來,在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中,資產部分是特指那些為公司擁有、產生于公司過往的經營活動并能夠為公司帶來未來收益的經濟資源。[1]知識產權作為企業的資產,本質上必須具備此屬性。從這個意義上,本文中將來自于知識產權的資產稱其為“知識資產”,為會計術語中“無形資產”的重要組成部分。考慮傳統習慣,在某些特定的環境下使用“知識產權”與“知識資產”有相同的含義。
  按照彼得·德魯克在20世紀70年代的提法,現代的社會是一個企業社會,企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2]企業的知識產權創造,一定出自企業經營需要,其產生的權利會成為企業資產的一部分參與經營,為企業帶來收益。
  社會的發展導致人類的財富形式已經由有形財富為主逐步轉為以知識財富為主。據對美國標準普爾(s&P)compustant數據庫中非財務型上市公司的跟蹤統計數據顯示,企業的無形資產比重在過去20多年中已經超過有形資產成為公司價值的主體。[3]而源自工業革命時代的會計準則并未能及時認同公司無形資產的未來效益,嚴重扭曲公司資產負債表與損益表的合理表達(S&P500大公司目前的平均市價對賬面價值比超過5倍,表示每5元市價中只有1元顯示在資產負債表上),這樣的后果是造成偏高的資金成本、巨額的內線交易利得和財務報表操縱,[4]社會代價高昂。這一現象已經引起業界高度的關注。
  按以往的會計準則,上市公司如中興通訊、騰迅的公開財務報表中,公司通過研發獲得的專利等其價值并不能像產品生產一樣及時在財務信息上得到反映,研發的投入在通常情況下只作為公司的費用,而不能成為資產。“無形資產”的增值部分,只能通過資產并購、公司重組及上市等方式,經過資產評估程序,才能體現在公司資產負債表中,這對于創新型企業的真實價值反映極為不利。2006年新的企業會計準則對此作了重大修改,企業的研發支出分為研究和開發兩部分,后者符合一定條件時,可以計人公司的無形資產。[5]這樣,企業在知識產權創造上的付出,其成果就能夠在當期公司的財務賬面上得到體現,成為公司無形資產的一部分。如果能夠有效應用,會對公司存續和發展產生重要影響。
  知識資產的應用范圍寬泛,但從財務的角度,筆者認為應該被概括為兩大類型:一是通過經營為公司產生收入,二是為公司籌融資金。這兩者的最終結果,都是使公司的凈現金流增加。
  1.直接經營獲取收益
  (1)收取權利許可費,如專利許可,商標授權經營,作品版稅等等。
  (2)將權利出售(如專利權交易)獲得收益。
  2.籌融資金(corporate finance)
  (1)作為質押物向債權人(通常為銀行)直接借款。
  (2)通過證券化處理,私募或公開發行債權或其他非股票證券產品(如信托產品等)為權利人籌集資金。
  (3)通過知識產權作價變為公司股權,在資本市場私募或公開發售股票籌資。
  第1類屬于公司經營活動,也是廣大非公司自然人的慣常行為。
  第2類屬于公司制度下的融資行為,其中第(1)、(2)項為債權融資,即在不改變知識產權所有權關系的前提下,將知識資產的未來收益權質押給債權人(銀行或證券購買者)以獲得現金;第(3)項是影響到公司股權變化的融資行為(包括初期的知識產權的作價參股),知識產權作價成為公司資本的一部分,即所謂知識產權的“資本化”。
  當融資行為中涉及證券的公開發售,如公司發行股票,或將未來債權轉化為證券產品發售融資時,即為通常所稱“知識產權證券化”。
  傳統形式的資產通過企業的正常經營可以產生收益,其中的應收款、不動產甚至庫存等可以獨立實現資本化和證券化獲得現金,已有相當普遍的案例。但知識資產是否能產生同樣的功效,其可行性如何,現已成為全社會關注的問題。
  二、知識產權的類型特征及其財務運營
  不同形式的知識產權有非常不同的特征,知識資產的財務應用的方式和可行性相應有很大差異。
  1.直接經營收入
  (1)權利許可收費
  通過權利許可收取費用,對于專利、版權和商標這三種基本形式的權利來說,專利最難,商標和版權次之。
  ●技術專利  從全球范圍看,能夠以收取許可費用作為固定 盈利模式的權利人,并非如一般人想象中那樣普遍存在。事實上只有少數在核心技術上處于壟斷地位的跨國公司,如高通、IBM、飛利浦等才有能力做到。中國企業中即使是在技術上相對領先、擁有數量龐大的發明專利的深圳華為和中興公司,都不敢說自己強大到可以大規模獨立收取專利許可費的地步,至于其他行業的中國公司,就更不具備這樣的技術優勢。深圳朗科公司期望通過自己擁有的閃存基礎專利建立起這樣的商業模式,但目前幾個關鍵的侵權訴訟未有結果,尚難定論。[6]
  這種現象既說明中國現有的技術水平與國際上技術領先的公司還有很大差距,企業擁有的真正的核心專利還非常缺乏,同時也證明了這一事實:單一企業的技術在世界范圍內很難形成壟斷,即便是大型跨國公司之間,技術上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必須相互依存,共同發展。因此專利的交叉許可要遠遠多于單方許可。另一方面,專利權許可收費必須要有成熟的商業文化氛圍和制度支撐,這在中國尤其欠缺。專利糾紛導致的巨大訴訟成本,使得普通權利人即使擁有了某項相對領先的技術,也很難籍此實現收費營利。
  因此在目前的環境下,希望將專利許可費作為穩定收入來源,成為可以依賴的盈利模式,對于絕大多數企業尤其是個人權利人沒有普遍的可行性。
  ●商標
  商標作為企業的品牌標志,通過特許經營的方式,收取特許經營費,是比較常見的。
  ●著作權(版權)作品
  現今著作權包括的范圍日益廣泛,從書籍到音樂到計算機軟件、圖標甚至界面,由于其專有性和獨占性的相對明晰,通常能夠通過授權使用直接產生現金收入。個人或非企業單位的版權作品通過自身或行業組織向使用者收取版權費,公司則以許可的方式收取使用費。
  對于有商業影響的特殊標志,也可以通過版權許可費的方式獲得收入,這方面的典型例子是深圳騰迅公司的QQ標志。
  (2)知識資產的買賣交易
  “買低賣高”是經營的通俗說法。一個永續性的公司,在產品經營之外,也可通過出售資產使公司獲利,包括知識資產。
  然而與一般傳統資產不同的是,知識型資產由于自身特性,與企業的融合尤其緊密,如果脫離了企業的人力資源、客戶關系、技術支持以及品牌等資源,其商業價值很可能無法被證明,甚至不再存在,也就無從實現有效的交易。這在技術專利的交易上表現最為明顯。全國各地專利交易的個案雖時有發生,但純粹的專利交易市場卻難以形成,即因于此。
  商標和專利一樣也有類似的特征。
  版權作品由于其獨立性較高,相對易于進行直接交易。目前音樂、影視及文字出版物的版權都已出現各種形式的交易行為,市場正開始形成。
  知識資產的交易需要評估。隨著技術的進步,這種評估已越來越具有實際操作性。但再精確的評估,其結果也難以涵蓋買賣雙方的各種考量因素,只能是價值認定的一個參照標準,最終需要以買賣雙方談判定價,即在特定的時空維度下,雙方經過討價還價認定某一價值。由于真正的知識資產評估成本十分高昂,小額交易的權利人通常難以承受。
  因此,在大多數情況下,被市場認可的知識產權交易都是通過公司的股權交易、子公司交易、項目交易等形式體現的(如華為3COM投資與轉讓案例),追求獨立的權利交易并不是一種有效的方式。
  知識資產的直接經營,無論是許可收費還是作為資產出售,最終有賴于權利的明確界定和有效保護。在目前的法律與文化環境下,直接經營的難度對于絕大多數權利人來說,是非常高的。
  2.籌融資金(Corporate Financing through IPR)
  融資是企業和個人最常見最迫切需要的財務運營行為,通常包括:
  (1)質押貸款
  自1996年中國專利局頒布了《專利權質押合同登記管理暫行辦法》以來,鼓勵以知識產權作為質押融資扶持企業發展,一直是政府與企業的努力方向。能夠用于質押的知識產權在《擔保法》第75條中有注明,即“依法可以轉讓的商標專用權、專利權、著作權中的財產權”。[7]新的《物權法》第223條更明確規定可以出質的權利包括“可以轉讓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專利權、著作權等知識產權中的財產權”。[8]
  截至2006年9月,已在國家知識產權局進行專利權質押登記的合同共計295個,涉及專利682項,質押總額近50億元人民幣。[9]這僅僅是登記數字,實際銀行貸出的金額遠低于此,可見多年的努力在效果上并不理想。
  由于知識產權的特性所限,知識資產的價值判定和風險控制是商業銀行在貸款時的主要考慮因素。在實踐中,銀行給出的貸款額或授信額通常會在質押物的評估值基礎上大打折扣,因此價值評估的精確與否固然重要,然而對銀行來講更為重要的是“信用保證”。銀行是一定要將商業貸款的風險轉移出去的,誰來為其買摯?一旦債務人不能按期還款,銀行手中質押的專利權等如何能夠變現?這又回到了知識產權交易難的老問題。
  在過往的專利權質押案例中,銀行最看中的不是專利權本身的價值(該價值即使評估出來也很難讓銀行完全相信),而是出質人自身的信用度,亦即其潛在的還款能力。如果這不能保證控制風險,銀行往往要求知識產權質押必須輔之以其他資產(如不動產)的間接擔保,甚至最后以變相的政府擔保來轉移風險。這樣的方式本身已經不是純粹意義上的知識產權融資,過多依靠政府的介入更難以成為普遍持續的正常商業行為。
  由于知識產權價值認定環節通常成本高昂,可信度偏低,孤立的沒有信用支持的知識產權特別是專利技術,其質押融資的可行性也就很低。因此現實中只有具備較好商業信用的企業才可能實現形式上的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對于信用度低的中小企業及個人權利人,只能依靠風險承擔機構的介入來提高信用,如提供擔保等來解決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問題。
  在這類風險承擔機構極度缺乏的現實情況下,政府應當以政策和資金扶持的方式,促成各種社會資源發展商業認證機構和擔保機構,為出質人提供信用提升服務,從而完成知識產權的質押融資。如果政府直接介入成為風險承擔者,則是角色的錯位,必不能持久。
  (2)債券等證券化產品
  一項權利如能產生穩定現金流,就可以按照金融操作的手法,通過折現和信用提升,將對未來收益的債權轉換為債券等證券產品發行,融得現金。
  中國的證券業始于20多年前的公司股票發行,近年來,證券化的范圍從股權擴大到了物權和債權。國內所稱的“資產證券化”是指資產權益人將缺乏流動性但具有可預期收入的資產通過發行證券的方式出售以變理。這種證券化產品(Asset—based Securities,“ABS”)目前都是基于不動產、應收賬款、高速公路收費權等產權清晰收益穩定的資產,沒有涉及企業的無形資產,更沒有單一的知識產權。[10]被經常提及的國外的“知識產權證券化”的成功案例,主要是指債券,如鮑勃債券,音樂作品債券等。[11]由于文化的差異,東方國家的債券市場遠遠不像西方國家市場那樣成熟與活躍,不僅在中國,在其他國家如日本、新加坡等也是如此。中國本身在債券市場的制度建設上相當落后,一般企業的發債融資基本上只停留于想象。
  就筆者與國內外金融證券界的專業人士的溝通了解,知識產權的證券化即便在金融業發達的國家如美國、日本,也遠遠不是普遍開展的金融活動,尚未形成理論上的共識和操作標準。[12]中國的法律和市場環境與之相比落后甚遠,除了法律上的障礙之外,缺乏能夠提升這類證券產品信用等級的中介機構和基本的投資者群體,是難以實現知識產權以證券形式直接融資的根本原因。以往的“專利信托憑證”等金融產品嘗試未獲成功,是為例證。
  在全民知識產權的意識逐步提升的同時,可以在現金流相對明晰的版權作品證券化方面有個案突破,但知識產權證券化要成為財務運營的一種普遍方法,目前言之過早。
  (3)股權融資
  將知識產權作為企業的資產,以股權進行融資,這種間接的方式看似沒有新奇之處,卻是最為貼近現實,能夠被操作的方式。
  大多數欲創立技術型企業的權利人,其手中主要的資產通常只有某個領域的技術(以技術秘密或專利的形式)和少量資金。以往的公司法中規定,公司設立時無形資產占公司股份比例不能超過30%,對這類公司的初創規模構成了很大的限制。2006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新的《公司法》修改了相應規定,知識產權占新設立公司的股權比例理論上可以達到70%。[13]在這樣的制度環境下,以技術創新為主要資本的創業人(個人或法人機構),在作價參股設立公司時,其擁有的知識產權在公司中就可以占有更大的股權比重,避免因對資金投入者的依賴而失去對公司的控制。
  在深圳高新技術園區的大量民營科技型企業中,公司的核心資產更多的是擁有某種知識產權的先進技術或獨創性的專有信息形式,如騰迅公司的QQ標志等。這種類型的公司一旦進入資本市場融資,其知識產權價值及風險狀況就直接影響融資效果。深圳騰迅公司的香港上市、深圳比克公司在美國市場的兩次融資活動、深圳邁瑞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等等案例中,公司擁有的知識產權對上市融資的成功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14]
  三、結論探索
  盡管各界在知識產權的資本化和證券化,特別是在價值評估、證券產品和操作程序的設計等方面興趣強烈,亟盼突破。但中國作為一個基礎欠缺而發展迅速的大國,其管理者對知識產權的財務運營這一領域的高度綜合性和復雜性必須要有足夠認識。
  在知識產權創造和商業運營環境最為發達的國家,如美國、日本,知識產權的財務運營主流方式也并非專利交易或證券化。絕大多數的知識產權,特別是先進技術,主要還是通過現代企業制度,通過風險投資機制,來逐步實現其商業價值的。[15]
  在中國目前的階段,只有在知識產權的權利邊界相對確定和保持穩定的前提下,其價值的確定和未來風險的控制才有基礎,才可能有所謂的商業化運營。現行的知識產權制度下,專利權(發明、實用新型和外觀設計)、著作權和商標權等的權利確定程度和時效上的不同,導致權利的穩定性差異很大,無法與傳統的物權相比,必須通過對制度的完善來更好地確認權利,這是知識產權獲得有效應用的前提。
  權利獲得之后,如果侵權行為得不到追究,侵權裁定的賠償不足,則權利本身將失去應有的價值,不足以吸引社會資源向這個領域匯集,形成有效的知識產權產業鏈,從這個意義上說,知識產權的價值,同其得到的保護程度直接相關。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絕不是僅僅出于國際貿易的考慮,而是關系整個國家自身的價值提升和未來命運的大事。
  僅有權利的確立和保護,尚不足以解決現行商業環境中知識產權的價值實現問題,作為一種無形的財產,知識產權通常要與其他資源相配合才能有完整的價值體現。發明專利通過完整的技術載體,軟件著作權通過嵌入式的硬件,往往能夠大大增加其交易的可操作性。但總體說來,在市場經濟時代,這種資源整合的最有效解決途徑是公司制度以及風險投資制度。知識產權通過公司的運營,將相關資源特別是企業家精神整合起來,才能真正具有資產的特性,成為真正的知識資產。在此基礎上,借助風險投資和資本市場機制,使知識產權最終得到財務計量的商業價值。概括地說,“公司化”是知識產權商業價值實現的必要前提,風險投資制度是公司價值發現的最有效機制,資本市場則是價值實現的最終途徑。
  在公司制度下的知識產權的財務運營包括前述的直接經營和企業融資。成熟的大企業往往兼而有之,而處于初創或規模擴張階段的企業,更希望以知識產權獲得快速的融資。這兩種方式的最根本的共同點在于,知識產權必須與公司框架下的其他資源相融合,才能成為知識資產,才有進行財務運營的實力與空間。企業的管理者,其主要精力應放在這種整合過程和綜合力量的積累上。
  以知識產權為主體的商業運營模式在中國才剛剛開始,在市場經濟中理想的知識產權的權利主體主要應該是企業,企業的成長狀況,決定知識產權應用的狀況。
  政府在知識產權應用中的角色應該是:改進知識產權的獲權制度,有效界定和穩定權利;通過法律制度的完善和有效執法,最大可能地保護權利;針對知識產權價值分析難的特性,盡量提供公共資源的支持,營造信息交換的環境,緩解知識產權交易中的信息不對稱現象;盡最大努力促進知識產權的公司化,以政策和資金激勵知識產權風險投資機構和擔保機構以及各種中介服務組織的成長壯大。
  在企業和公眾對知識產權應用領域還意識淡薄、在金融領域彌漫的浮躁而導致泡沫產生的國情下,如果對知識產權的財務運營引導不當,過度強調資本化證券化等,將會偏離實際,浪費行政及公眾資源,對知識產權的有效應用帶來相反效果,這應當引起各級管理機構的高度重視。
幸运农场三全中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