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南京企業法律服務網!
設為主頁|收藏本站|   致力于南京法律服務第一品牌
法律咨詢服務
擔保權人在法定期間內行使擔保物權應予支持
時間:2015年01月17日信息來源:本站原創點擊:
【案情】
  原告: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方城縣支行。
  被告:金一。
  1999年7月23日,金一以其所有的房屋及土地使用權作抵押,與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方城縣支行(以下簡稱方城農行)簽訂了抵押擔保借款合同,約定:借款金額為12萬元,借款期限自1999年7月23日起至2000年1月23日止,月息為4.608‰。方城農行分別取得了城鎮國有土地使用權抵押許可證和房屋他項權證。借款到期后,金一自2001年8月27日至2006年12月12日向方城農行歸還本金95000元和利息49344.2元,利息付至2005年2月18日。金一未歸還下欠借款本金及利息,方城農行于2010年3月31日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1.金一償還借款本金2萬元及利息;2.方城農行對金一設定的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
  【審判】
  河南省南陽市方城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雙方簽訂的抵押擔保借款合同有效,房產及土地均進行了抵押登記。金一對欠方城農行借款25000元及利息未歸還予以認可,但金一辯稱方城農行起訴已超過了法律規定的訴訟時效期間。經查,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時間為2006年12月12日,利息付至2005年2月18日,方城農行起訴日期為2010年3月31日。方城農行提供的2008年3月31日還款憑證,金一不認可,該證據不能證實該5096.6元本息系金一所歸還。方城農行的起訴超過了法律規定的二年的訴訟時效期間,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法院判決:駁回原告方城農行的訴訟請求。
  方城農行不服該判決,提起上訴,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撤銷原判,改判支持其訴訟請求。
  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抵押行為發生在1999年7月,在物權法施行之前,應當適用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規定。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時間為2006年12月12日,方城農行于2010年3月31日向法院提起訴訟,本案債權訴訟時效期間雖然已經屆滿,但是方城農行在債權訴訟時效結束后二年內行使擔保物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2條之規定,該權利依法應受法律保護,方城農行有權依法以抵押物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物的價款優先受償。關于本案利息,應當按照雙方抵押擔保借款合同所約定的月息4.608‰,自2005年2月19日計算至2008年12月12日主債務訴訟時效屆滿之日止。二審法院據此判決:1.撤銷原判;2.方城農行有權就借款本金2萬元及利息(按借款合同約定月息4.608‰,自2005年2月19日計算至2008年12月12日)依法以本案抵押物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物的價款優先受償。
  【評析】
  一、關于本案的訴訟時效問題
  訴訟時效是指權利人經過法定期間不行使自己的權利,按照法律規定其勝訴權歸于消滅的制度。一般權利人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二年,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本案中,雙方均認可:金一于2006年12月12日支付利息,利息付至2005年2月18日,方城農行起訴日期為2010年3月31日。方城農行認為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時間是2008年3月31日,并提供了2008年3月31日歸還5000元本金和96.6元利息的還款憑證。雖然方城農行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提供了證據,但是金一對該證據不予認可,還款憑證上也沒有金一的簽字,方城農行也未能提供其他證據證實2008年3月31日的還款系金一所還,該還款憑證不能證實5096.6元本息系金一所歸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2條第2款規定:“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所以方城農行應該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據此,一審和二審法院均認定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時間是2006年12月12日,方城農行起訴時間為2010年3月31日,方城農行的起訴超過二年訴訟時效期間。
  二、關于本案的法律適用問題
  本案的抵押擔保借款行為發生在1999年7月,在物權法施行之前,而形成訴訟又在2007年10月物權法施行之后,處理本案首先要解決本案的法律適用問題。
  (一)法律規定的沖突。
  一審和二審法院均認定方城農行的起訴超過二年訴訟時效期間,但對于抵押擔保物權應否得到保護的認識不一致,導致了一審與二審處理結果不同。這主要源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擔保法解釋》)以及物權法關于抵押期間規定的不同。
  抵押期間,又稱抵押期限,是指根據法律規定,抵押權人能夠行使抵押權的有效期間,即抵押權的有效存續期間。抵押權屬于擔保物權,關于擔保物權行使的時間限制,國外大致有三種立法例:一是擔保物權及被擔保的債權不受訴訟時效的影響而存在。二是擔保物權因除權判決而消滅。三是擔保物權因除斥期間屆滿而消滅。我國擔保法未對抵押期間作出規定,《擔保法解釋》第12條第2款規定:“擔保物權所擔保的債權的訴訟時效結束后,擔保權人在訴訟時效結束后的二年內行使擔保物權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而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無論《擔保法解釋》還是物權法均采用擔保物權除斥期間制度對擔保物權的行使期間進行限制,即擔保物權除斥期間屆滿后,擔保物權即不存在,且除斥期間不發生中止、中斷和延長問題,在除斥期間屆滿后,無論發生什么情況,擔保物權均發生消滅。《擔保法解釋》規定的抵押期間與物權法規定不同,一審法院適用了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認為方城農行未能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二審法院適用了《擔保法解釋》的規定,認為方城農行在主債權訴訟時效結束后的二年內行使擔保物權,依法支持了方城農行的抵押權。
  (二)沖突的處理。
  本案牽涉《擔保法解釋》與物權法規范沖突與選擇適用問題,也是法律溯及力問題。法律溯及力,又稱法律溯及既往的效力,是指新的法律頒布后,對它生效以前所發生的事件和行為是否適用的問題。如果適用,就具有溯及力。如果不適用,就沒有溯及力。法律一般只能適用于生效后發生的事件和行為,不適用于生效前的事件和行為,即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該原則為羅馬法以來所公認。如:美國1787年憲法第1條第9款規定:“追訴既往的法律不得通過”。法國《人權宣言》第8條規定:“除非根據在犯法前已經公布的且系依法施行的法律以外,不得處罰任何人”。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2條規定:“法律僅僅適用于將來,沒有追溯力”。{1}
  由于法律是指導人們行為的標準,只有公布的法律才有可能成為約束人們行為的準則,所以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是絕大多數國家所遵循的法律程序技術原則。一部新的法律施行后,對新法施行前人們的行為判斷不得適用新法,而只能沿用舊法。該原則的出發點在于維護法的穩定性和可預期性。我國法律在一般情況下采用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按照立法法第四條的規定,法律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即新的法律規定不能調整法律生效前已經發生的事實和行為。物權法第二百四十七條規定:“本法自2007年10月1日起施行”,雖然沒有明確具體規定物權法的溯及力問題,但根據立法法的規定及法的一般原則,在沒有作出特殊規定的情況下,該法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對過去的問題,應當按照當時的規定或者約定處理。同時,物權法的頒行并不意味著擔保法的廢止,因此,物權法施行后將出現民法通則、擔保法、物權法、海商法等規定有擔保物權內容的諸法并行的局面。因此,在處理擔保法等法律與物權法銜接問題時,人民法院應當堅持法不溯及既往的法律原則,凡是發生在物權法施行之前的擔保物權行為,應當適用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規定。
  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八條規定:“擔保法與本法的規定不一致的,適用本法”。對此僅能理解為在物權法實施后的擔保行為與擔保法規定不一致的,適用物權法。當然,兩者一致的話,則不生影響。物權法實施后,在處理擔保法等法律與物權法的沖突時,應當按照立法法第八十三條與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八條規定的原則和精神,根據上位法優于下位法、新法優于舊法、特別法優于一般法的原則解決法律沖突問題。
  本案抵押擔保借款行為發生在1999年7月23日,物權法自2007年10月1日施行,按照法不溯及既往原則,本案應當適用《擔保法解釋》的規定,而不應適用物權法的規定。本案中,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時間為2006年12月12日,方城農行于2010年3月31日向法院提起訴訟,本案債權訴訟時效期間雖然已經屆滿,但是方城農行在債權訴訟時效結束后的二年內行使擔保物權,完全符合《擔保法解釋》的規定,該權利依法應受法律保護,方城農行對本案抵押物依法享有優先受償權。二審法院的處理是正確的。
  三、關于本案的利息截止時間
  本案中,利率應當按照雙方抵押擔保借款合同所約定的月息4.608‰計算。計息時間問題,由于金一付息時間截至2005年2月18日,所以利息應自次日2005年2月19日起算。利息的截止時間問題,金一最后一次付息時間為2006年12月12日,方城農行于2010年3月31日提起訴訟,本案債權的訴訟時效早已經屆滿,方城農行享有的是抵押物權,所以利息應該計算至2008年12月12日,也就是主債務訴訟時效期間屆滿之日止。至于主債務訴訟時效屆滿后的利息部分因超過訴訟時效而不在法院保護的范圍之內。
  四、關于本案判決的內容
  因為本案主債權已經超過訴訟時效,所以對方城農行的第一項訴訟請求“金一償還貸款本金2萬元及利息6675.65元(利息計算至2010年3月29日)”,法院不予支持。但是方城農行對本案抵押物依法享有優先受償權,因此對其第二項訴訟請求“方城農行對金一設定的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所以在判決主文的表述上不應再判決金一償還借款本金及相應的利息,而應僅就優先受償權進行判決。但在判決的履行或者強制執行過程中,只要金一歸還了本金2萬元及相應利息,方城農行也沒有必要行使抵押權。
幸运农场三全中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