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南京企業法律服務網!
設為主頁|收藏本站|   致力于南京法律服務第一品牌
法律咨詢服務
個人獨資企業名稱及投資人變更后的責任承擔
時間:2014年12月01日信息來源:本站原創點擊:
 【案情】
  原告:江蘇省昆山市成山物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山公司)。
  被告:江蘇省昆山市開發區揚帆汽車修理廠(以下簡稱楊帆修理廠)。
  被告:楊愛普。
  原告成山公司訴稱:自2005年開始,原昆山市開發區永安汽車修理廠(以下簡稱原永安修理廠)向成山公司購買汽配零件,至今拖欠成山公司貨款21970元。2012年6月6日,原永安修理廠更名為揚帆修理廠,投資人由顧燕清變為被告楊愛普。揚帆修理廠所欠貨款至今未付,成山公司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遂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1.揚帆修理廠支付貨款21970元,楊愛普以其個人財產對揚帆修理廠資產不足部分承擔無限責任;2.本案訴訟費用由揚帆修理廠、楊愛普承擔。
  被告揚帆修理廠、楊愛普共同辯稱:成山公司所稱的買賣合同關系,與揚帆修理廠、楊愛普無關。楊愛普是幫原永安修理廠搭棚子,金額共計275000元,原永安修理廠沒錢支付,便把廠里的設備折價抵給楊愛普。經過公證處公證,設備只有6萬元,原永安修理廠還欠20多萬元,原永安修理廠的投資人顧燕清即將該廠過戶給楊愛普,以抵欠款,工商登記已經變更,但是道路許可證尚未過戶。顧燕清作為投資人的原永安修理廠在外的欠債約有1400多萬元左右,不應要求楊愛普來償還。本案不是揚帆修理廠、楊愛普欠成山公司的錢,因此不予償還。
  昆山市人民法院一審查明:自2005年開始,成山公司與揚帆修理廠的前身原永安修理廠發生業務往來,由成山公司向原永安修理廠出售汽配零件。2012年5月6日,經雙方確認,原永安修理廠結欠成山公司貨款21970元,并出具了欠條一份。
  另查明,據工商登記信息顯示,2012年6月6日,“昆山市開發區永安汽車修理廠”更名為“昆山市開發區揚帆汽車修理廠”,投資人由“顧燕清”變更為“楊愛普”。揚帆修理廠所欠貨款至今未付,成山公司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遂向法院提起訴訟。
  【審判】
  江蘇省昆山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成山公司與揚帆修理廠的前身原永安修理廠之間通過欠條、發票等形式達成買賣合同關系,該買賣合同是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與形式不違反法律規定,故依法成立并生效,應受法律保護。原永安修理廠投資人顧燕清將該廠依法轉讓給楊愛普,廠名變更為揚帆修理廠,故揚帆修理廠應當依法概括承受原永安修理廠的權利與義務,承擔相應的債務。揚帆修理廠作為個人獨資企業,財產為投資人個人所有,投資人應以其個人財產對企業債務承擔無限責任。成山公司依據雙方約定向揚帆修理廠提供相應的貨物,揚帆修理廠則應當根據約定支付相應的價款。因此,本案中成山公司要求揚帆修理廠支付貨款21970元,并要求作為投資人的楊愛普依法承擔償還該筆貨款的補充清償責任,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據此,一審法院判決揚帆修理廠支付成山公司貨款21970元,楊愛普對揚帆修理廠的上述債務不能償付部分負有清償責任。
  楊愛普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成山公司與揚帆修理廠之間系買賣合同關系,現成山公司依據揚帆修理廠更名前的原永安修理廠出具的欠條,向揚帆修理廠主張貨款21970元,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揚帆修理廠的投資人雖然在2012年6月從原投資人顧燕清變更為現投資人楊愛普,但是揚帆修理廠作為個人獨資企業的商事主體沒有變更,因此理應承擔償還成山公司貨款的責任。楊愛普系揚帆修理廠投資人,對揚帆修理廠財產不足以清償部分的債務,應當以其個人財產予以清償。對于楊愛普上訴提出的揚帆修理廠是否實際經營的事實,不影響對揚帆修理廠、楊愛普承擔民事責任的認定。至于楊愛普提出的其本人系揚帆修理廠的債權人、其本人為實現債權才通過受讓揚帆修理廠資產成為揚帆修理廠名義上投資人的主張,均不能否認楊愛普作為揚帆修理廠投資人的身份。因此楊愛普提出不承擔責任的請求,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揚帆修理廠原投資人顧燕清的民事責任。因成山公司明確在本案中不向顧燕清主張債權,故成山公司只主張揚帆修理廠及其投資人楊愛普的責任并無不當。如楊愛普認為顧燕清作為揚帆修理廠轉讓之前的投資人,應當以其個人財產對轉讓之前舊存債務承擔無限責任,可以依據有關法律規定或雙方之間對債權債務的約定,另行向顧燕清主張權利。
  綜上,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所作判決并無不當,楊愛普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二審法院據此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主要涉及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變更前產生的個人獨資企業的債務的承擔問題,而個人獨資企業法第三十一條僅規定了個人獨資企業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的,投資人應當以其個人的其他財產予以清償,并未明確規定在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變更的情況下,對于變更前產生的債務應當由誰承擔在審判實踐中對于該問題主要涉及如何確定訴訟主體以及債務承擔的責任主體兩個方面的爭議。
  一、個人獨資企業變更后如何確定訴訟主體
  對于該問題的主要爭議在于是應當以個人獨資企業還是投資人為被告,或者是應當將個人獨資企業和投資人列為共同被告。對此,筆者認為:首先,應當明確個人獨資企業是否具有訴訟主體資格。個人獨資企業具有自己的名稱,且必須以企業的名義活動,其財產也具有相對獨立性,這些特性使個人獨資企業在法律人格上具有相對獨立性。而從民事訴訟法關于當事人的規定來看,除了公民、法人,其他組織也可以作為訴訟當事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40條明確規定其他組織是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組織機構和財產,但又不具有法人資格的主體。故民事訴訟法中已對于個人獨資企業的法律地位予以了確認,個人獨資企業具備訴訟主體資格。
  其次,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變更的,并不影響其訴訟主體資格,對于以企業名義對外產生的債務,應當由變更后的企業承繼,企業應當對于變更前產生的債務承擔責任,且首先應當以企業財產進行清償,不足清償的部分,投資人以個人財產進行清償。因此,本案中將個人獨資企業和投資人列為共同被告于法有據。
  二、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變更前產生債務的責任承擔
  對于投資人變更前產生的債務,是由原投資人還是變更后的投資人及其獨資企業,或者是各方共同承擔責任,亦是爭議的問題之一。
  對于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變更前產生的債務的債權人來說,與其發生法律關系的相對人是個人獨資企業,而非投資人個人。故原投資人和現投資人因轉讓個人獨資企業而對債務承擔事宜所作的約定僅存在于原投資人和現投資人之間,對外不能對抗第三人。因此,現投資人應當對于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變更前產生的債務的不足清償部分,承擔清償責任。在現投資人承擔責任以后,其可以依據其與原投資人之間的約定或法律規定主張權利。
  本案中,因原告未將原投資人作為被告,故未涉及原投資人對于變更前產生的債務是否應當承擔責任。對此,筆者認為,對于投資人變更前產生的債務,個人獨資企業的原投資人并不能免除其清償責任。理由為:個人獨資企業不是法人,其民事權利義務由投資人享有和承擔,個人獨資企業的投資人以其個人財產對企業債務承擔無限責任。依據個人獨資企業法第二十八條之規定,個人獨資企業解散后,原投資人對個人獨資企業存續期間債務仍應承擔償還責任。同樣,個人獨資企業轉讓的情況下,原投資人對之前個人獨資企業產生的債務應當承擔清償責任。且若將個人獨資企業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中的“投資人”限定為訴訟時在工商行政部門登記的投資人,即僅將現投資人作為對于個人獨資企業債務的責任承擔人,易導致原投資人為逃避債務,惡意將個人獨資企業轉讓給無任何償債能力的第三人,致債權人的利益受損。同時,如投資人變更時原投資人故意隱藏個人獨資企業的債務,若認定原投資人對于投資人變更前的債務不承擔責任則對現投資人也不公平。
  三、原投資人對于投資人變更前產生的債務的具體責任
  筆者認為,對于投資人變更前個人獨資企業的債務,原投資人應當與現投資人對于個人獨資企’業財產不足清償的部分承擔連帶責任。理由為:投資人變更、個人獨資企業進行轉讓并不僅僅涉及財產所有權的轉移,更涉及企業經營權的轉移,這種轉移表現為新投資人的加入和原投資人的退出,在這一過程中,實際上是兩位投資人共同經營該企業,從法律關系上看,新投資人和原投資人已形成實質上的合伙關系,故原投資人雖然已經退出了企業經營,但仍然應當對變更前產生的債務與現投資人承擔連帶責任,當然連帶責任的范圍僅限于以個人獨資企業財產不足清償的部分,即仍然首先應當以個人獨資企業的財產對債務進行清償。因此,在涉及對于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變更前產生的債務的訴訟中,不宜僅將原投資人作為被告,必須將個人獨資企業列為共同被告。
幸运农场三全中秘籍